华亚美电
 
收藏本站

杰克·韦尔奇时代落幕,留下盛极而衰的通用电气

17

杰克·韦尔奇时代落幕,留下盛极而衰的通用电气



据CNBC报道,通用电气(GE)前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杰克·韦尔奇(Jack Welch)于当地时间3月1日因肾衰竭逝世,享年84岁。


2001年9月,杰克·韦尔奇卸任通用电气董事长,这位掌舵GE 20年的传奇人物带着等身的荣誉走下了自己创下的高峰。在他的职业生涯中,韦尔奇赢得了两个头衔——“世纪经理人”和“中子杰克”。


在韦尔奇的领导下,通用电气市值从120亿美元飙升至4100亿美元,成为全球市值最高的公司之一,仅次于微软。而他所推行的“六西格玛”标准、全球化和电子商务几乎重新定义了现代企业。


在得知韦尔奇逝世的消息后,通用电气CEO拉里•库尔普(Larry Culp)表示,“杰克•韦尔奇重塑了GE和商业世界的面貌”。


美国总统特朗普也在其推特上感叹道,“再也没有像‘中子杰克’那样的企业领袖。他是我的朋友和支持者。我们一起做了很棒的交易,他永远不会被忘记。向他了不起的妻子和家人致以最热烈的慰问!”




“世纪经理人”的传奇


微信图片_20200303221749.jpg


1935年11月19日,韦尔奇出生在美国马萨诸塞州萨兰姆市的一个爱尔兰裔天主教家庭。其父亲是波士顿和缅因铁路的售票员,母亲是家庭主妇。


韦尔奇在马萨诸塞大学阿默斯特分校(University of Massachusetts Amherst)学习化学工程,1960年在伊利诺伊大学(University of Illinois)获得博士学位,同年他也加入通用电气塑胶事业部,开始了在通用电气的职业生涯。


他的第一项任务是找到可以制造这一种化工新材料的示范场地,在费尽心力后,他与另一名化学专家在皮茨菲尔德的一座破败的楼房里建起了这座工厂。在收获很高的年度评语的同时,却同其他表现参差不齐的同僚一样仅获得了同样水准的加薪。


他深刻感受到了公司官僚主义是如此严重,体制如此僵化。若非其部门负责人鲁本·古托夫近乎不惜一切代价的挽留,韦尔奇便去了其竞争对手伊利诺斯州国际矿物化学公司工作。


1971年底,韦尔奇成为通用化学与冶金事业部总经理。在经受时任通用电气总裁雷金纳德·琼斯十年漫长而严格的考核后,韦尔奇在1981年4月,成为通用电气历史上最年轻的董事长和CEO,彼时,已有117岁的通用电气已然因为机构臃肿、市场反应迟钝而步入下坡路。


“中子杰克”的头衔便源于韦尔奇上任CEO后对内部机制大刀阔斧的改革。五年期间,员工人数从41.1万人大幅缩减至29.9万人,将原来8个层次减至3-4个层次,将350个经营单位裁减合并成13个主要的业务部门,卖掉了价值近100亿美元的资产,并新添置了180亿美元的资产。


彼时,IBM等领袖型公司正大肆宣扬雇员终身制,韦尔奇的铁腕手段备受质疑,成就了其“中子杰克”的绰号。


他的经营理念也是如此——数一数二,即任何事业部门存在的条件是在市场上“数一数二”,否则就要被砍掉——整顿、关闭或出售。通过并购行业领先板块和部门,剥离其他部门,造就了工业、基础设施、医疗、消费者金融、商务融资和NBC环球六大方向。


韦尔奇初掌通用电气之时,通用电气销售额为250亿美元,盈利15亿美元,市场价值在全美上市公司中排名第十,而到1999年,通用电气实现了1110亿美元的销售收入(世界第五)和107亿美元的盈利(全球第一),市值已位居世界第二。业务范围涉及照明、机械装备、材料、工业电子、金融、医疗、航天、石油等领域。


2001年,在通用电气和韦尔奇都处在巅峰之时,他选择挥别了为之奉献41年的通用电气,由杰夫·伊梅尔特(Jeff Immelt)接任。彼时,GE的多元化战略被证明行之有效,金融部门的利润占比不断提升。2001年,该公司市值曾突破6000亿美元。


多年以后,鲁本·古托夫回忆说,我今生最成功的推销就是留住了韦尔奇,因为留住了韦尔奇,才留住了通用今天的辉煌。


在杰克·韦尔奇跨世纪的生命中,通用电气成为他登上商业最巅峰的功绩,同时,他也成为了百年通用历史上浓墨重彩的一笔。




盛极而衰的GE


微信图片_20200303221900.jpg


韦尔奇的商业时代随着他一起落幕了,但是通用电气的历史仍在继续。曾登顶6000亿美元市值位列世界第一的通用电气,却无法躲开盛极而衰的命运。


在韦尔奇的带领下,GE率先进军了金融领域,创建了世界上最大的银行之一GE资本。在韦尔奇卸任时,GE来自金融业务的利润已经占据总利润的50%以上。也就是说,GE已经不再是一家工业公司,而是一家金融公司。


韦尔奇“股东利益最大化”的经营战略为GE埋下了次贷危机时引爆的炸弹。金融危机爆发后,通用电气金融业务大受冲击,变卖大量资产,并险些使GE其余部分业务也随之破产,GE股价一度跌至5美元。


接任的伊梅尔特主导了GE的去金融化,将重心重新转移到核心的工业部门。GE于2011年首次提出缩减金融业务规模,同时逐步剥离主业之外的其他业务,包括将旗下家电业务出售给伊莱克斯,将NBC股权出售,将不同地区的消费金融业务逐步剥离等。也是在这一阶段,GE加速向数字化转型,工业互联网平台Predix横空出世。


但“报喜不报忧”是伊梅尔特一贯的风格,盲目乐观和自大更导致了致命的决策。他在任期间,通用电气总共花了290亿美元来回购股票,平均价格在30美元,给人一种仿佛回到了巅峰时刻的错觉。


2017年6月,任期长达16年的伊梅尔特卸任,主管医疗业务部门的约翰·弗兰纳里(John Flannery)走马上任,上台后制定了超过200亿美元的资产剥离出售计划并大刀阔斧地推动成本削减。但积重难返,弗兰纳里仅在任14个月便结束了其任期。


前丹纳赫公司的CEO兼总裁劳伦斯·卡尔普(H.LawrenceCulp)于2018年10月接替约翰·弗兰纳里成为公司CEO兼董事长,颠覆了通用电气一百多年来一直从内部选拔CEO的传统,成为第一位空降的老大。


业内人士分析,金融扩张使通用电气在美国工业集体沦落的年代给出了漂亮的账单,以暴涨的金融收益弥补了工业能力退化和退出决策带来的利润损失。股东价值最大化指引下,公司压缩高难度的高技术业务,转而开展周期短、但风险敏感的金融业务,反正机构投资者只关心分红金额、不关心分红来源和资产负债表的变化。


2018年6月,通用电气因表现太过强差人意,从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中退市——道指初创时12只元老成份股悉数落幕。2018年底,标准普尔公司更是下调通用电气的信用评级,从A下调至BBB+,这个评级仅比垃圾债等级高出3个级别。


时至今日,百年老店通用电气仍在为生存而奔走,试图焕发新的生命力。但毕竟风光不再,杰克•韦尔奇的朋友们曾经透露,公司的衰落使杰克•韦尔奇感到痛苦,他给自己打分为A,而给了自己选择的继任者F的成绩。“我期望的更多。”他在2017年12月的一次采访中公开表达自己的失望,“我做出了我认为可以做出的最佳选择,但事实并非如此。”


在彼时卸任之际,韦尔奇讲道,“20年前的今天,我说我是世界上最快乐最幸运的人,20年后的今时今日我还是一样的感觉,只是年龄大了点。我还要加上,我是世界上最自豪的人,我自豪是因为你们所有人,你们所达到的成就。”


此时,不知这句收官之言,是否会成为韦尔奇的一件遗憾。




更多更新:www.m5dia.com/


2020.03.03 22:20


文章分类: 新闻动态
分享到:
会员登录
登录
其他帐号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