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亚美电传媒网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吴啊萍被刑事拘留:自述供奉战犯因被噩梦缠绕

 二维码 1

玄奘寺供奉侵华日军战犯牌位事件发生后,南京市委市政府迅速成立调查组,组织进行全面深入调查处理。现将有关情况通报如下。

 供奉的牌位

经调查核实,在玄奘寺供奉侵华日军战犯牌位者为吴啊萍(女,1990年9月生,大学学历,无曾用名),自幼在原籍福建晋江生活,2000年迁至南京随父母生活,2009年到北京某医学院就读,2013年进入南京某医院从事护理工作,2019年9月辞职去五台山某寺庙当居士,2022年7月22日被南京市公安机关依法立案调查。

2017年12月18日,吴啊萍到玄奘寺要求供奉牌位,并在登记表上填写“松井石根、谷寿夫、野田毅、田中军吉、向井敏明、华群(美国人明妮·魏特琳)”6人名字。当值僧人灵松(1979年9月生,初中辍学)询问被供奉者是其亲属还是朋友,吴啊萍谎称是其朋友。

2017年12月18日,吴啊萍到玄奘寺要求供奉牌位,并在登记表上填写“松井石根、谷寿夫、野田毅、田中军吉、向井敏明、华群(美国人明妮·魏特琳)”6人名字。当值僧人灵松(1979年9月生,初中辍学)询问被供奉者是其亲属还是朋友,吴啊萍谎称是其朋友。

 吴啊萍受审画面

寺庙按照每个牌位每年100元标准、供奉5年共收费3000元,灵松开具了收据,注明供奉时间“2018—2022”,随后在黄色牌位纸(9×4厘米)上写下标注“友”字的6人名字和“吴啊萍”落款,塑封后摆放于地藏殿的“往生莲位”区第15排7—12号位,距地面高度约3米。2018年底,玄奘寺对地藏殿进行修缮,陆续将牌位全部撤下。2021年12月地藏殿修缮完毕后,牌位被摆回原处。

2022年2月26日,一名女信众到玄奘寺地藏殿寻找自己供奉的牌位,僧人庆玄、禄玄与几名游客一起帮助寻找,其间发现了侵华日军战犯牌位,一游客拍下照片。庆玄随即撤下5名侵华日军战犯牌位,当晚将此事告知住持传真,传真要求严禁外传,此后一直未向主管部门报告。7月21日,拍照游客将照片发布到社交平台,被大量转发,引起社会高度关注。

吴啊萍受审画面

寺庙按照每个牌位每年100元标准、供奉5年共收费3000元,灵松开具了收据,注明供奉时间“2018—2022”,随后在黄色牌位纸(9×4厘米)上写下标注“友”字的6人名字和“吴啊萍”落款,塑封后摆放于地藏殿的“往生莲位”区第15排7—12号位,距地面高度约3米。2018年底,玄奘寺对地藏殿进行修缮,陆续将牌位全部撤下。2021年12月地藏殿修缮完毕后,牌位被摆回原处。

2022年2月26日,一名女信众到玄奘寺地藏殿寻找自己供奉的牌位,僧人庆玄、禄玄与几名游客一起帮助寻找,其间发现了侵华日军战犯牌位,一游客拍下照片。庆玄随即撤下5名侵华日军战犯牌位,当晚将此事告知住持传真,传真要求严禁外传,此后一直未向主管部门报告。7月21日,拍照游客将照片发布到社交平台,被大量转发,引起社会高度关注。

经公安机关广泛走访、全面深入调查,吴啊萍供奉侵华日军战犯牌位属个人行为,未发现其受人指使或与他人共谋的情况。据吴啊萍供述,她到南京后了解到侵华日军战犯的暴行,知道了松井石根等5名战犯的罪行,遂产生心理阴影,长期被噩梦缠绕;在接触佛教后,产生了通过供奉5名侵华日军战犯“解冤释结”、“脱离苦难”的错误想法;同时了解到美国传教士魏特琳女士在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期间保护女性的善举,因受战争刺激,回国后在家中自杀,想通过供奉帮其解脱。

经调查,2017年3月以来,吴啊萍曾因失眠、焦虑等症状,先后3次到医院就诊,并服用镇静催眠药物。吴啊萍出于自己对因果释结的错误认知和自私自利的动机,在明知5名被供奉者为侵华日军战犯的情况下,仍出资在宗教活动场所为其设置牌位,严重违背了佛教扬善惩恶的教义教规,严重破坏公共秩序,严重伤害民族感情,造成恶劣社会影响,涉嫌犯寻衅滋事罪,已被公安机关刑事拘留,案件正在进一步审理中。

在宗教活动场所发生供奉侵华日军战犯牌位事件,严重冲击社会道德底线,严重伤害民族感情,令人震惊和愤慨。广大网民和市民及时发现指出问题,充分体现了强烈的爱国情感,体现了对南京的关心关爱。我们将深刻警醒反思,深刻汲取教训,举一反三、全面整改,坚决防止类似问题发生。南京见证了中华民族从沉沦中奋起的苦难与辉煌,对挑衅历史定论、挑战民族大义的行为,我们坚决依法严惩,以实际行动守护历史记忆,捍卫民族尊严,维护和平正义。

南京市委市政府调查组

2022年7月24日

此前报道

南京寺庙供奉日军战犯事件发酵 媒体扒出更多蹊跷之处

“吴啊萍是谁?”

南京寺庙供奉日本战犯事件从被举报曝光开始的一个个进展和细节,持续刷新着微博热搜。而直到南京市委市政府迅速做出回应,“吴啊萍”,一直固定在热搜榜前几名的位置。

围绕“吴啊萍是谁”,网上种种猜测背后有着难以抑制的愤怒。

在一座惨遭日本战犯屠戮施暴的城市,在一个纪念玄奘法师的宗教场所,竟然立起那些双手沾满中国人鲜血的日本刽子手的牌位。

这是对国人民族情感和家国尊严的严重伤害,当然会遭到14亿多中国人的唾弃和不容。

能把这几个南京大屠杀的首犯和主犯“精准”地凑到一块儿,让人有理由认为,供奉和美化他们的那个人或力量,也就是那个“吴啊萍”,绝非“无知”“健忘”,而极可能是故意为之。

尤其每个战犯名字前面还都写上一个“友”字,更加剧了爱国网友们的愤怒和被羞辱感。

对此事件“一查到底”“绝不姑息”,显然不仅限于对寺庙及其主管部门人员的罪责和惩处。揪出这个“吴啊萍”并依法予以严惩,也已经成为社会围绕这一事件的普遍关切和期待。

01

事情最初始于一位南京网友的微博爆料。

昨天18点55分,一位网友有图有真相地揭示,南京九华山公园内玄奘寺里竟然供奉着多位侵华日军战犯。

图片显示,这几个黄色牌位上写着“田中军吉”“谷寿夫”“松井石根”“野田毅”等日军战犯的名字,前面还都带有“友”的前缀。

堂而皇之地以恶魔为友,将他们供奉在南京这座饱受日军凌辱和践踏的城市,供奉者“吴啊萍”是何居心!这已经不是能用“精日”来形容了。




文章分类: 活久见
分享到:
会员登录
登录
其他帐号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