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亚美电传媒网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我在上海感染了奥密克戎:其实没那么可怕

 二维码 1

海报新闻记者 庄滨滨 上海报道

“先是嗓子疼,然后低烧、高烧,吃了两种退烧药、不停喝水都没办法缓解。我女儿直接烧到了40.6℃,一度出现了抽搐、惊厥的情况。”时隔多日,谈及感染奥密克戎病毒时,灰灰仍然心有余悸。

“我一开始也是高烧不退,到了方舱后,开始接受中药治疗,陆续喝了7包中药,症状基本消退。现在就是浑身无力,一沾床就想睡觉。”另一名新冠肺炎感染者界界,症状要温和一些,不过,他仍然后悔有了这段经历。

目前,灰灰和8岁的女儿在上海世博展览中心方舱集中隔离。界界在崇明长兴岛方舱隔离。4月6日,海报新闻记者联系到他们,了解了一下感染经过和恢复情况。在他们看来,奥密克戎并没有那么可怕,但也不得不防,“及时接种疫苗”、“戴口罩、不去人多的地方”,是他们说的最多的预防建议。




方舱隔离

戴着口罩小区门口遛弯被感染 建议一定要打疫苗

这几天,灰灰每天晚上都在抖音直播自己的集中隔离生活,对网友关于病情和方舱的疑问,进行解答。自从3月底转运到世博中心展馆方舱以后,灰灰的奥密克戎感染症状基本消失,每天都靠刷短视频和直播打发时间。

“我是3月29日出现症状的。当时想着小区也没病例,就戴着口罩,在小区门口转了转。没想到回来以后,就开始嗓子疼。”家住浦东新区外高桥的灰灰谈起感染经过,仍有些摸不清头脑。后来才知道,小区当时已经有了病例。

随即,灰灰和女儿相继发烧,女儿甚至一度超过40度,出现了抽搐、惊厥的症状。吓坏了的家人紧急联系居委会,最后到了上海儿童医学中心就诊治疗,核酸检测显示阳性,后被诊断为无症状感染。经过治疗,第二天,灰灰就退烧了,“我打过两针疫苗,女儿没打,应该有很大关系。”


700daaee9dfc5f4fe7a225386d58bbab.jpeg



3月31日晚上,灰灰和女儿被转运到上海世博展览中心方舱,开始了集中隔离生活。刚到方舱的时候,灰灰女儿还发烧,医生每天都来问诊,经过吃药治疗,症状也逐渐消失。

方舱生活枯燥且单一,不过基本的保障都有。“我们发了脸盆、毛巾,也有充电插头,其他的都要自己准备。大家万一来这里的话,最好带烧水壶和换洗衣物。”灰灰介绍道。

灰灰女儿在方舱反而过得自在,因为不少都是儿童医院转运过来的,所以一群小朋友到处疯跑,完全没有对于病毒的恐惧。灰灰告诉记者,她所在的方舱里的“大白”很辛苦,基本是一个人负责很多病人,每天都在忙前忙后,大家都很感激,有些患者也加入了志愿者队伍,帮助运送物资等等。

目前,灰灰和女儿已经做了三次核酸,距离出舱的日子也越来越近了。“奥密克戎没有那么可怕,只要接种疫苗,做好日常防护,按照要求足不出户,应该就不会感染。”灰灰说,“即便感染了,积极面对,何况国家有很好的医疗资源,我们始终都是有信心能战胜病毒的。”




方舱隔离

在隔离小区做保安时被感染 中药治疗效果显著

界界此前在浦东北蔡一个隔离小区临时做防疫安保工作,三个同事一起合租。先是一个同事进入小区送东西被感染,紧接着自己和另一个同事也出现了症状。“从3月26日开始,我就开始发烧,伴随着双腿无力、肌肉酸痛、嗓子疼、嗜睡,后面连续高烧不退,一度烧到41℃。”界界告诉记者,自己3月29日被送到浦东新区人民医院治疗,核酸一直没显示,但是医生告诉记者已经被确诊。




方舱隔离

4月2日,界界被拉到崇明长兴岛方舱医院集中隔离。到达方舱医院的时候,界界所在方舱一楼、二楼已经住满,最后被安排到了三楼,当时已经住了五六百人。按照医生给的治疗方案,界界这几天服用了7副中药,已经不再发烧,只是还是浑身没有力气,沾床就想睡觉。不过,身边也有一些患者一直发烧,到现在也没有缓解。

在方舱隔离期间,界界觉得各方面条件还不错,一日三餐,荤素搭配,营养均衡。

采访中,对于意外感染奥密克戎,界界颇为意外和懊悔。不过,在界界看来,奥密克戎病毒没有那么可怕,之前有患者出现嗅觉、味觉消失,在他身上没有出现。“每天喝中药,药的苦味我是实实在在感受到了。”

界界告诉记者,自己此前接种过两次疫苗,从自己了解的病例情况来看,大家的病情不一样,可能也与个人体质有关系。

由于怕外地的家人担心,目前,界界还没把感染奥密克戎的消息告诉他们。在方舱的日子里,界界没事就打打游戏,偶尔,界界也会在抖音开直播,和网友们聊聊天。“出门最好把口罩戴上,保持两米的距离,人多的地方坚决别去。”界界建议道。




方舱隔离


分享到:
会员登录
登录
其他帐号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