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亚美电传媒网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1965年,刘亚楼病重,周恩来探望后说道:我再也不来看刘亚楼了

 二维码 1

1964年11月24日,因为身体不舒服,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司令员刘亚楼在妻子翟云英的陪伴下,走进了北京协和医院。

负责检查的医生张乃峥,虽然见过了太多的疑难病症,但,还是为检查到的情况发出了阵阵叹息!

刘亚楼的转氨酶高达300多个单位,高出常人四倍还多,肝脏硬得就像个石头。

这种情况,必须要住院治疗。

刘亚楼认真观察着医生的表情,坚定地说道:“张大夫,如果我得了不治之症,就快点告诉我,我争取时间,大干一场!”

这就是老一辈革命家普遍的心声,得重病了,首先想到的是:如何站好最后一班岗。

看到将军的表情,张乃峥犹豫片刻,之后做出了一个决定:暂时隐瞒病情。

于是,对刘亚楼和其妻子安慰道:“没什么,别着急,司令员年轻时得过肝炎,一累,旧病复发了!”

就这样,刘亚楼暂时住了院。

1、毛泽东:亚楼同志,认真休养,不可疏忽


让刘亚楼安心住了院,张乃峥医生赶快组织专家会诊,得出一个初步的判断:刘亚楼可能得了肝癌。


这一结果出来后,协和医院第一时间把结果反馈给了中共中央和中央军委。

毛泽东、周恩来等人唏嘘不已,此时的刘亚楼仅仅54岁,对于空军的建设卓有成效。空军壮大了,领头羊刘亚楼却快倒下了。

怎么办?

经过商量,领导们快速做了指示:哪里有把握治疗,就把刘亚楼转到哪里去,要全力以赴,不惜一切代价!

协和医院住院的刘亚楼,对自己的重病浑然不觉,还在根据各种反馈过来的消息,积极思考着如何对付美国的无人侦查飞机。

当时,因为1964年8月发生的“越南北部湾事件”,美越开战了。

美国频频派出无人高空侦察机,侦察越南北部以及周边邻国的情况,包括中国的两广地区、福建、浙江,甚至北方地区。

让美国的无人机飞翔在中国的高空肆意观察,这让空军憋了一肚子气,准备随时给打下来。

但是,该无人高空侦察机,性能非常优越,配备了非常先进的电子干扰系统,打下来非常不易。

起初,能想到的办法有两种。

一是用地对空萨姆-2导弹。

但这导弹当时中国并不多,仅仅有62发。

关键是当时的中国没有这导弹的仿制生产能力,而苏联又撤走了专家团,也不愿意供应导弹的零部件。

这导弹太精贵,舍不得啊!

于是,放弃了这一方案。

二是用歼-6战斗机拉近和无人机的距离,并且进行轰击。

但是,效果并不好,因为美国的无人机飞行高度高于歼-6。

在1964年10月底的一次追击中,歼6射光了炮弹,都没有打中美国人的高空无人侦察机,飞行员选择了撞机,但并未成功,飞行员跳伞了,飞机坠毁了。

一架歼-6当时价值数千万元,就这样损失了,刘亚楼等人感受到实实在在的肉疼!

空军一众将领都快着急上火了。

在医院里,刘亚楼于1964年11月27日,写了一封报告《关于调查研究对付美军无人驾驶飞机办法的报告》,上交给了军委。

其中的主要内容,还是使用歼-6来完成轰击美国高空无人机,对于其中的诀窍、要点做了一一分析。

毛泽东等人看了刘亚楼的报告,大发感慨,这是典型的带病工作啊!

毛泽东很快做了批示:亚楼同志,文件已阅,非常好。闻你患病,十分挂念。一定要认真休养,听医生的话,不可疏忽!

看完这个报告,刘亚楼百感交集。毛主席日理万机,还专门看自己的报告,还做了批示,如此怎么能不让人感动呢?

看到批示后的第二天,刘亚楼转院到了上海华东医院治疗。

2、住院期间,在刘亚楼的指导下,美国的无人侦察机两次被击落

在上海治疗了一段时间,刘亚楼的病情大有好转。在当时有限的医疗技术下,一度,判定刘亚楼不是癌症。

这让刘亚楼非常欣慰。

三年多前的1961年,刘亚楼在苏联做过一次全面的检查,那一次也是排除了肝癌的可能。在他看来,这一次大概率也不是肝癌。

既然有可能不是肝癌,刘亚楼就此放松了很多,笑容也常常挂在脸上了。

他继续指挥着手下们,使出各种办法对付美国的无人侦察机。

1965年1月10日,又一架美国的无人侦察机u-2入侵了。

得知这个消息,刘亚楼打电话给在包头东南潜伏待机的导弹一营营长汪林,务必把这一架无人机打下来。

提起导弹一营,曾经在1964年8月,对美国的无人机攻击过一次,但啥都没捞着,四个字:鸡飞蛋打!

那么,1月10日的这一次会成功吗?

很神奇,当晚8点,美国的这架U-2在飞过包头上空的时候,导弹一营成功击落美国的无人机。

这一次收获挺大,通过对美国无人机上的电子干扰设备的研究,获得了不少美国侦察机的秘密。

刘亚楼接到击落美国侦察机的报告,高兴得像个孩子:“太好了,一营这一次长脸了,终于有了扬眉吐气之日了!”

刘亚楼是高兴了,但在不久后,病情又出现反复,而且日趋加重。

经过一次次详细的检查,经过多方会诊,在1965年的4月7日,终于完全确定:刘亚楼确实是肝癌,是在肝硬化的基础上发生了肝癌,而且是弥漫性的。

至此,再无异议。

面对这最恶劣的病情,中央立即通知刘亚楼停止任何工作,全力进行疾病的治疗。

但是,如何能停下来呢?

工作已经成了刘亚楼生命中最重要的部分了,他无法割舍,就像他自己说的一样:要大干一场!

在刘亚楼的病榻前,他迎来了空十二师师长郑长华,两人聊了不少工作上的事情,提到对付美国无人机的经验时,郑师长低沉地说道:十二师没有装备歼-6战斗机,打美国的侦察机还是困难不小!

听闻于此,刘亚楼当场说道:我特批你们四架歼6战斗机!

这边刚批了不久,在4月18日,中南地区上空,美国的无人高空侦察机再次被击落。这是美国无人机第二次被击落。

那一刻,刘亚楼兴奋极了,他说道:“这是对敌人的又一次重大胜利!可惜,病魔给我捣乱,我不能组织大家开个总结大会了!”

那几日,刘亚楼精神非常亢奋,两次击落无人机给了他极大的振奋感。

和美国无人机作战,获得了一定的胜利,但和病魔作战,刘亚楼却越来越处于被动。

3、周恩来:我再也不来看刘亚楼了!


刘亚楼的病情越来越严重了,但他却一心想着工作。


4月23日,他对空军副参谋长姚克佑说道:“空军条令教材编写成功后,上八宝山送给我....”这话让姚克佑红了双眼,出门之后,和同志们说了刘亚楼的话后,一帮大老爷们,一个个潸然泪下。

真的是,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

4月25日,周恩来总理来了,代表党中央和毛泽东,专程到上海来看刘亚楼了。

得知总理来了,刘亚楼硬撑着起床、洗脸、整理衣服,总理眼圈红了。

看到总理的表情,刘亚楼宽慰道:“在长征的时候,总理患病那么严重,医疗条件那么差,都治好了。如今,医疗条件这么好,我的病一定能治好!”

别人来看他了,他却想着安慰别人。

要知道,长征的时候,周总理也仅仅三十多岁,而且得的又不是绝症,自然能扛过来。而1965年,虽然新中国建立了,但刘亚楼得的是绝症肝癌啊,那个年代,如何能治好?

当周恩来告别的时候,刘亚楼强撑着病体,坚持送到了大门口!

在返回途中,周总理红着眼圈说道:“我再也不去医院看刘亚楼了,他病成那样,还坚持送我,我不忍心啊!”

1965年5月7日,刘亚楼的心脏停止了跳动,时年55岁。

刘亚楼,四野的虎将,智勇双全,在苏联学过军事理论,在中国大地上指挥过太多经典的战役,他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任空军司令员,后来当过国防部副部长(并兼着空军司令员)。

如此一个将才,在55岁英年早逝,实在是新中国的一大损失。

但,生老病死,又有谁能完全阻止呢?

致敬刘将军!

有些人,有些事,祖国会记得,人民会记得!

参考书籍:《刘亚楼上将》

《名人》1996年三月号


分享到:
会员登录
登录
其他帐号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