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亚美电传媒网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1980年,科学家彭加木在罗布泊走失,自此失踪了42年,他去

 二维码 1


彭加木,是一个已经在国内互联网上被神化的名字,一个让我们既陌生又熟悉的名字。


我们可能多多少少都听过一些他有关的都市怪谈,诸如

双鱼玉佩、外星人劫持、罗布泊丧尸等

。但在这些猎奇说法的背后,却很少有人深入探究过这桩

建国以来最大的悬案之一

那么,彭加木在罗布泊失踪的这42年里,他究竟去了哪里?

彭加木

彭加木原名彭家睦,从南京国立中央大学农学院毕业之后,便一个猛子扎进了有关植物病毒学的海洋。

在新中国成立之后,彭加木更是将自己的足迹踏遍了云南、福建、陕西、新疆等多个省份。由于彭加木学问扎实,干劲儿也足,1956年组织上经过慎重考虑后,决定派彭加木出国,到苏联去学习有关核磁共振的技术。

但彭加木稍作考虑后,却一口拒绝了组织的这个安排,已经成为了党员的彭加木、给时任中科院院长的郭沫若写了一封言辞恳切的长信,他说想到边疆去,因为他有从荒野中踏出一条道路的勇气。


也是趁着这次写信的机会,他把自己的名字由“家睦”改为了“加木”,准备为西北荒凉的戈壁滩添草加木,而且加跟木合起来就是一个“架”字,他甘愿把自己变成一架桥梁,将祖国的东端与边疆连接起来。


就在组织批准了彭加木的请求后不久,彭加木的身体却出现了问题,他被查出了患有两种恶性肿瘤,必须要接受深度X光照射治疗,才能把命给保住。于是,彭加木在上海与新疆之间开始了不停地穿梭,只要病情稍有好转,他便会立马奔赴新疆,投身到考察工作中去。

1964年3月,彭加木第一次带队进入了传说中的罗布泊,而彭加木团队也被寄予了一个厚望,那就是在罗布泊中寻找能够制造原子弹的重水。数日的奔波下,考察队虽然没找到重水,但也并非一无所获。

1963年,彭加木在上海科学技术工作会议的小组讨论会

因为在彭加木跟几位科学家绕罗布泊一周,采集了大量的水样和矿物标本之后,发现当时注入罗布泊的三条内流河中,钾含量异常丰富。

这对于我们这个农业大国来说,也是一个值得庆贺的好消息,毕竟当时中国百分之九十以上的钾肥,都需要从国外进口。而彭加木团队的这一发现,无疑会解决我们这个卡脖子的肥料问题。

虽然罗布泊已经被科考队确认,是一块难得的风水宝地,但此时的彭加木已经被医生下了病危通知书,说他活不过三个月。但彭加木却不信这个邪,偏要跟病魔斗上一斗,结果,这一斗就是16年。

1979年11月,彭加木再次披甲上阵,在国务院的批准下,为

《丝绸之路》

摄制组担任科学顾问。在正式开拍之前,彭加木跟同事们一起二进罗布泊,为摄制组探路。


彭加木科考队合影


而这次特殊的经历,也彻底点燃了彭加木心中的那股熊熊燃烧的科研之火。毕竟这个时候的彭加木已经55岁,而且还患有癌症,这个倔强的中年人,想要在自己的生命走到尽头前,多发掘一点罗布泊背后的奥秘。

当时有一个主流说法是,罗布泊虽然在国内,但是对它的研究却大都集中在国外。早在上个世纪,就已经有俄国、日本、瑞典等国的探险家来到此地,并做了大量细致的考察,但中国对于罗布泊的考察,却几乎是一张白纸。

彭加木越想越兴奋,他迫不及待地想要组建一支更大更全面的罗布泊科学考察队,好将罗布泊的神秘面纱彻底撕下。

1980年5月,彭加木一行人来到了位于新疆的马兰基地,准备在罗布泊彻底被酷夏统治之前,结束这次为期两个月的科学考察。

对于队中的大多数人来说,只要能活着穿越罗布泊,就已经是一个了不起的胜利。但彭加木还是默默地将探寻重水跟钾肥这两个科研重任,放进了心里。

在他们刚进入湖盆内部的时候,就像是进入了一个巨大且没有参照物的深井,四周全都是一眼望不到边的黄土。在这样极热的环境下,短短的几十分钟之内,就可以把一个大活人烤干。

在这样艰苦的条件下,彭加木给科考队的众人立下了一个规矩,大家必须集体行动,谁也不能在沙漠中单人、单车的乱跑。就这样,在车队艰难前进了七天之后,考察队才冒着极大的危险,从罗布泊里囫囵着走了出来。

这次穿越罗布泊的行动,本应该到这里就可以被完美地画上一个句号。但彭加木觉得,就这么回去的话,对不起国务院批下来的那两个月的考察期,毕竟批一次通行证也不容易,倒不如趁着这次机会,到罗布泊东南部考察一次,说不定会有意外之喜。


彭加木


但此时考察队的众人已经见识了罗布泊中的奇幻与诡谲,稍有不慎的话就会把整个科考队给搭进去。因此,除了彭加木之外,考察队中的其他人都是兴致缺缺。最终,在大家的多次讨论跟上级的批复下,众人定了一个折中的法子,去可以,但当水和油消耗到存量的一半时,我们就必须立刻返回。

为了可以补给到充足的水分,科考队根据一张前苏联时期留下来的地图,准备去寻找位于库木库都克的水井。彭加木相信,即使到不了库木库都克,那也可以再向东走,走到八一泉那儿,那也是一个水源补给站。

但科考队低估了罗布泊险恶的环境,就在大家前往库木库都克的时候,一场突如其然的大风,将科考队的营地吹了个七零八碎。

那一晚,彭加木带头,跟众人一起死死地抱住被风吹得颤巍巍的帐篷杆,迎接着罗布泊中的又一个考验。

等到在罗布泊边缘前行到第六天的时候,油跟水已经只剩下了原来的四分十一,更让众人感到绝望的是,他们费尽心力赶到的库木库都克,不过是一片寸草不生的荒原。

当时的彭加木并不知道,水是罗布泊中最捉摸不透的东西,库木库都克在维语中确实有“水井”的涵义,但经过几十年的地质条件变迁后,那片水域或许早已被黄沙覆盖。在缺水少食的情况下,科考队好像已经陷入了深深的绝望当中。

好在天无绝人之路,一群野骆驼出现在众人面前,队伍中当过兵的陈百录立马扣动了扳机。大家饱餐了一顿野骆驼肉后,彭加木也终于做出了决定,向马兰基地求援。

但一向不愿意给组织添麻烦的彭加木,也只是在电文中写到,科考队缺水缺油,并没有明写要水要油,运一桶水进来,可能要花费国家几千元,彭加木替国家心疼。而且,彭加木已经暗下决心,自己明天要外出找水。

当初由彭加木立下的,不能单独行动的规矩,也被心焦不已的彭加木亲自打破。在留下了一个写着

“我往东去找水井”

的字条后,彭加木消失在了世人眼中。


彭加木手迹


队友们兵分两路,一队结伴出去寻找彭加木,一队则留守在营地里,不停地点起篝火,发射信号弹,希望彭加木可以顺着光发出的方向回到营地。但种种努力都是白费,彭加木始终没有回来。

第二天,营地中的队友等来了前来送水的直升机,应队员们的要求,直升机驾驶员在向东的方向反复低飞了二十分钟,在这样的高度下,驾驶员连草丛中那些受惊的小兽都可以看得一清二楚,但却没有发现彭加木的丝毫踪迹。

在科考队余下人员顺利撤出罗布泊时,解放军和中科院方面也迅速出动,动用了大量飞机和一支地面部队,全力寻找彭加木。但这支队伍仅仅在距离库木库都克15公里外的地方,发现了彭加木留下的椰子糖纸跟几个脚印,除此之外,什么也没有发现。

1980年6月23日,新华社播报,科学家彭加木在一次科学考察中,已经7天毫无音信。彭加木,究竟去了何方?

在彭加木失踪多年后,有关彭加木的传说层出不穷,有人说彭加木被外星人劫持了;有人说彭加木在罗布泊中发现了双鱼玉佩,在对双鱼玉佩进行科学研究的时候,一不小心被复制出了另一个彭加木,官方为了掩人耳目,只能对外宣称彭加木失踪;还有人说,彭加木是在罗布泊的神秘磁场中穿越到了古代,那个发明了游标卡尺的王莽,就是彭加木穿越过去的。

可惜的是,这些种种怪力乱神的说法,大都是网友们的牵强附会,没有半点科学依据,只是被编造出来博人眼球赚流量而已。

稍微现实点的说法则有,彭加木从罗布泊叛逃出国了,还有人言之凿凿地说,自己在纽约跟莫斯科见过他。但稍微动动脑子我们也能想到,罗布泊位于新疆腹地,科考队想要横穿罗布泊都是九死一生,彭加木单枪匹马的,又是怎么在穿越罗布泊的同时,翻越国境线的呢?


彭加木失踪路线


编造这一谣言的人,真当我们的边防武警官兵不存在吗?见这一说法被戳破,造谣者又想出了另一个蹩脚的借口,是外国人开直升机来把彭加木接走的。

可是,彭加木消失的时间是上世纪八十年代,我国的国防实力早就有了大幅度提升,原子弹氢弹都已经完美实爆,早已不再是百年前那个积贫积弱、列强可以肆意进出国门的旧中国。

一架外国的直升机进入了我国领空,竟没被立即击落,还从我国境内带走了一个大活人,怎么想都是一件绝无可能的事情。

而最后一种阴谋论则是,彭加木因为想立功,不顾队友们的死活,最终把队友们带入了绝境当中,队友们气不过,就合谋将彭加木秘密杀害,再制造出了彭加木消失的假象。不然的话,怎么解释彭加木留下的纸条上,落款日期的16号被涂改成了17号。

这个猜想估计是所有猜想中,最具有可行性的那个。因为彭加木跟队友之间,确实存在着不小的矛盾,在那个极度缺水的密闭环境下,也极有可能激发出潜藏在人心中的最大恶意。但在多年之后的采访中,彭加木的队友们却对于双方之间的冲突直言不讳,如果他们心中有鬼、内心有愧的话,在镜头前绝对做不到那么坦坦荡荡。

其实,不管是叛变说还是谋杀说,我们的推理都是建立在对那些科考前辈的猜忌之上,我们并没有充足的证据,可以佐证那些天马行空的种种假说。

如今,距离彭加木失踪,已经过去了42年,彭加木先生,大概率已经无法生还。恐怕,只有彭加木的遗体跟遗物,才能最终解开彭加木失踪的谜团。


2006年,一具干尸在罗布泊东侧被发现,当这具干尸被媒体与失踪多年的彭加木挂上钩时,整个新闻界都沸腾了起来。


在关于这份干尸的尸检报告中,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这具躯体从头部到脚尖一共161.5厘米,根据齿槽脱落愈合状况,可以确定他生前是一名身高约165厘米的成年男性。

而彭加木生前则有172厘米,光是身高这一条,就与彭加木严重不符。但从现代医学的角度来看,确定这具干尸到底是不是彭加木的方法,还得对他进行DNA鉴定。

虽然提取干尸的DNA并不容易,但相关的DNA鉴定专家还是从尸体的毛囊中,提取出了足够的DNA样本。就当人们以为,结果就在眼前的时候,彭加木的子女却发出了反对的声音。

只有当相关工作者确定,干尸有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可能性是自己的父亲时,他们才愿意提供血液样本。这个要求乍一听有点无理取闹,不就是一滴血的事儿吗,为什么要把简单的事情复杂化呢?

但当我们深入思考时,也就不难明白彭家人为什么会提出这个古怪的要求了。因为这并不是罗布泊第一次发现干尸了,而每一次有干尸被发现的时候,一些媒体总会把他们跟彭加木联系起来。

彭家人也是在一次次的失望中,衍生出了悲观与绝望。这一次发现的干尸,光是在身高这一条上,就跟彭加木对不上号,这个时候,DNA鉴定做与不做,已经没有什么太大的意义了。

现如今,罗布泊中的钾盐矿已经被逐步勘探发掘,罗布泊钾盐公司也建成了年产4万吨的硫酸钾示范厂,数以万计的钾肥被生产出来,滋养着650万平方公里上的农作物。

当我们吃着国产的小麦跟玉米时,我们不应该忘记,那位曾在罗布泊中发现过钾盐的,有些执拗的老人。

彭加木在三进罗布泊前曾经说过,就算死在罗布泊,也要用肉身为罗布泊增添一点属于中国的有机质。或许,从踏入罗布泊的那一刻起,彭加木就已经将生死置之度外。彭加木是消失了吗?其实,他只是与罗布泊长眠在一起而已。


文章分类: 生活百科知识
分享到:
会员登录
登录
其他帐号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