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亚美电传媒网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亲生母亲是丁英,继母是梦鸽,李双江长子李贺:我和李天一不一样

 二维码 3

1988年,22岁湖北沙市姑娘刘清娣拦在的49岁的李双江面前。

“老师,您先别走,我唱一支歌给您听听吧。”

这首歌,不仅为自己的演艺道路唱出了一条康庄大道,还唱进了李双江的心坎里。

一曲唱完,从不轻易夸人的李双江连说了三个“好”字。

随后带头鼓起掌来。

这位刘姓姑娘,后来改了名,叫梦鸽,她就像天外来客一般,在李双江的内心安营扎寨。

1990年,在富丽堂皇的友谊宾馆,两人举办了隆重的婚礼。

谁都没有看到,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李双江和前妻丁英的儿子李贺隐匿在人群中。

亲眼看着自己的父亲对其他女人关怀备至,这个男人捏紧了拳头,替自己母亲丁英感到不值。

几十年后的今天。

李双江和梦鸽捧在手心,寄予“天下第一”希望的小儿子李天一成了混世魔王。

在2011年9月对“平头百姓”大打出手,随后锒铛入狱,成为了李双江职业生涯中最大的污点。

而那个亲爹不疼,命运不爱,被丁英一手拉扯大的李贺。

一个人跟随母亲的步伐,从事文艺工作升官加爵,成为了李双江的骄傲。

同样是李双江的基因,哥俩怎么就拥有截然不同的命运呢?

01

2021年8月份,李双江久违地登台献唱。

一身绿色军装的他站得笔挺,虽然已经82岁高龄,却看上去精气神十足。

一曲终了,响起了稀稀拉拉的掌声。

台上的李双江愣怔了几秒,随后深深地鞠下一躬。

 头顶稀松的头发和显眼的头皮,无意间暴露了他的老态。

记忆中的李双江,似乎不是这样的人。

明明能“德艺双馨”,却偏偏成为了“四大名爹”的领军人物,他之所以走到这一步,谁都怪不了。

1939年,李双江出生在哈尔滨市。

那个年代,虽然家家户户都穷得揭不开锅,但家家户户依然在拼命生子,讲究一个子孙兴旺。

 所以李家除了李双江之外,还有6个性格各异的兄弟姐妹。

说来也神奇,在那个还不开化的年代,李双江从小就对音乐和艺术两个词格外感兴趣。

更神奇的是,他的各种天赋都远超同龄人。

朗诵,登台,设计文艺节目,唱歌,看乐谱,可以说是样样精通。

这样的孩子,自然引起了整个哈尔滨文艺圈的注目。

小学还没毕业,李双江就在哈尔滨人民广播电台当起了兼职。

虽然挣不了几个钱,这个少年却乐此不疲。

谁曾想还没等来考艺术学院的机会,就等来了自己亲爹的最高指示:

“你小子要是唱歌,我就打断你的腿,说到做到。”

当梦想和现实碰撞,李双江的脾气就上来了。

从小乖巧的他梗着脖子扑通一声跪在地上:“要不你就打死我。”

这场“毒打”过后,李双江在床上卧床休息了整整小半个月,等来了父亲扔下的一纸录取书。

原来趁着李双江休养这段时间,父亲央求着老师更改了李双江的大学志愿,填上了医科大学。

要是李双江按部就班学医,可能就没有后来两妻两子什么事儿了。

但幸运的是,开学前夕,中央音乐学院到哈尔滨招生。

李双江瞒着自己爹妈混进了面试现场。

1959年,他趁黑背上母亲悄悄给他准备的小布包,一个人去了北京中央艺术学院学习。

 也是因为这种皮肉之苦和内心煎熬双重打压的成长之路,李双江暗自发誓:

等我要是有了孩子,孩子要什么有什么,我绝对不干涉他的梦想。

也是这个念头,为小儿子李天一的“陨落之路”埋下了伏笔。

02

1963年,是李双江人生中最至关重要的一年。

那一年,他要毕业了。

众所周知,当时想成为明星和演员,拥有正式的编制,是相当困难的一件事。

李双江可不想一毕业就失业,回家就被自己亲爹冷嘲热讽。

没钱,没后台也没背景的李双江开始打起了“歪主意”,他需要一个踏板,一个机遇。

换句话说,李双江需要一个“引路人”。

也是在这个节骨眼上,一个大自己5岁,名叫丁英的舞蹈演员出现了。

 丁英和李双江不一样,人家有颜值,有天赋,有机遇,还有一个“好爹”。

所以二十多岁就已经成为了新疆地区的知名舞蹈家。

这档次,这地位甩同龄人好几条街。

那个年代,男人大多喜欢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小家碧玉”。

所以强势且有主见的丁英就被“剩”在了家里,成为了父母心头的老大难。

李双江一拍大腿,这不是巧了吗,我就喜欢这样的女孩。

仅用了一个对视和几天的接触,来自新疆的丁英和李双江就走到了一起。

丁英父母虽然对这个穷女婿不怎么满意,但更不愿意让自己女儿继续单身。

这一年,刚刚毕业的李双江接到了新疆军区文工团的入职书。

至于为什么从北京毕业,却被新疆招入麾下,其中的原因就很明显了,懂得都懂。

没多久,丁英发现自己怀孕了,十月怀胎,生下了个大胖小子。

这个孩子,是李双江的第一个孩子,名叫李贺。

 按道理来说,妈妈是年纪轻轻的“舞蹈家”,爸爸是歌坛冉冉升起的新星。

在这样的家庭出生,李贺是可以过上衣来伸手,饭来张口,要什么有什么的富裕生活。

事实比电影剧本更加狗血。

李贺的出现,彻底打破这个家所有的平静,撕开了李双江婚姻最后一层“遮羞布”。

03

从记事起,李贺就有一个非常清楚的认知:“他的父亲李双江,不爱他的母亲丁英。”

这不是错觉,而是现实。

母亲为了自己,逐渐将生活的重心向家庭转移,而父亲,则像一只脱了线的风筝,离这个家庭越来越远。

1963年,24岁的李双江跟随新疆文公园到越南慰问演出,凭借一首《解放南方》获得了优秀歌手奖。

这首歌,也奠定了他红出圈的基础。

但这些名气,对李贺来说,都是过眼云烟,他只记得,自己小的时候经常生病。

每一次生病,都是趴在母亲瘦弱的肩膀上,有一次,李贺悄悄拨通了父亲的电话。

电话那头的父亲还没说几句话,就被嘈杂的询问声覆盖,随后电话被掐断。

听着电话那头忙线的声音,这个小男孩开始有了危机感。

1971年,李双江顶着“歌谣界黑马”的名声,被北京总政歌舞团调回了北京。

临走前夜,李贺久违地在家中看到了自己想念多时的父亲,和他背后收得整整齐齐的行李。

一切似乎都失控了。

父亲坐着一辆看上去很贵,也很豪华的车离开了,偌大的房子里,只留下了自己和母亲丁英。

李贺哭过,也闹过,他想要父亲的陪伴,想要家庭的温暖。

可哭闹过后,母亲丁英总会耐心告诉他:

“你看,你现在吃的用的花的都是爸爸唱歌挣到的钱,爸爸属于大荧幕后的观众,所以我们不能绊住他的脚步,明白吗?”

似懂非懂的李贺点点头,看着荧幕中的父亲名气越来越大,成为了“歌王”。

学校组织合唱比赛,李贺总会骄傲地说:“你们唱的这些,都是我爸爸的歌。”

每次他这样炫耀,总会得到同学们的嘲笑:

“你做什么梦,你爸爸要是李双江,那我爸爸就是孙悟空,能上天下海的那种。”

直到这个时候,李贺才明白。

成名后的父亲,从来没在镜头前提过自己和母亲丁英的存在。

再后来,热爱歌唱的李双江回到自己的母校中央音乐学院任教,定居在了北京。

除了每月定期的汇款,他和丁英,李贺再无交流。

对于儿子的教育和生活,李双江最多就是个旁观者,出钱不出力。

明明有父亲,却没享受过一天父爱。

04

后来,李双江登上了央视春晚的舞台。

也是这段时间,他与丁英二十多年的婚姻,划上了句号。

李贺想劝劝母亲,但话到了嘴边,却又不知道从何说起。

他明白,这段婚姻对于母亲来说,是一把耗费了全部力气的枷锁。

如今的结局,似乎是最好的。

也是从那天开始,比母亲高出不少的李贺暗自发誓:

“我一定要有出息,我一定要让母亲过上好日子,我一定要混出个人样,让父亲改观。”

可能在李贺的脑海中还存在着父母重归于好的希望,而他愿意成为那座桥梁。

他考入了父亲所在的总政歌剧团,想要离父亲近一点,再近一点。

 与此同时,李双江却遇到了自己的命定之人:梦鸽。

一眼沦陷,李双江开始对梦鸽百般照顾,上课经常去看她,还邀请她一起吃饭。

相识的第二年,在崂山的歌咏比赛后,李双江带着梦鸽和其他学生爬崂山。

刚到山顶,李双江突然停下来冲着天空呐喊:“老天爷作证,我要娶梦鸽!”


文章分类: 影视快报
分享到:
会员登录
登录
其他帐号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