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亚美电传媒网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我爸是李刚”的李启铭:十年后重返社会,现状令人咋舌

 二维码 2

 【导读】2011年1月30日,备受社会关注的李启铭醉酒驾车案有了一审判决,一审法院以交通肇事罪判处李启铭有期徒刑六年。在“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与“交通肇事”之间,法院最终选择了后者。这个案件之所以受到全社会的高度关注,是因为犯罪嫌疑人的那一句“我爸是李刚”。


  2010年10月16晚21时40分,一牌照为“冀FWE420”的黑色轿车,在河北大学校区内将两名女生撞出数米远。其中一名陈姓女生因经抢救无效死亡,另一女生重伤,后经抢救脱离生命危险。

  这本来是一起普通的交通肇事案,之所以引起轰动,是因为肇事司机在撞人后不但没有停车,反而态度嚣张地高喊:“有本事你们告去,我爸是李刚!”

  这一句"我爸是李刚"说得"气壮如牛",很快引发公共舆论,网络上讨伐声一片,也在全国范围内引发了一轮对权力意志的集体声讨,他的那句那句“我爸是李刚”也迅速成为媒体热议的焦点。


  几分钟后,救护车和警察都赶到了现场。两名伤者很快被送到当地医院抢救,交警经鉴定,肇事车辆当时车速达45到59公里每小时,远超校园内每小时限速5公里的规定。

  在对肇事司机进行酒精测试后,发现这位司机每百毫升血液里酒精含量达到151毫克,属于严重醉酒驾驶。

  遗憾的是,其中一名女大学生由于伤势过重,不幸在医院去世。一位花季少女就这么离开了人世,她的同学们都感到出奇的愤怒。

  大家纷纷询问,这位肇事者究竟是什么人,为什么敢在撞人后像没事人一样开车逃跑?他的爸爸李刚又是何方神圣,以至于儿子在撞死人后,可以如此狂妄?


  这起交通肇事案,因为司机的狂妄而引发了众怒。根据警方的通报,这位肇事者司机名叫李启铭,1988年生,是河北传媒学院播音主持专业的学生,当时刚刚毕业,在保定某单位实习。李启铭的父亲李刚,是某公安分局副局长。

  李启铭的家庭条件很好,上大学不久,父亲就给他买了一辆新车。

  李启铭非常喜欢飙车,经常把车开得飞快,他的这辆轿车有不少超速被扣分的记录。但李启铭依旧不把交通规则甚至法律放在心上。

  李启铭交通肇事案经过网友们的不断发酵,在全国引起了巨大反响,甚至惊动了省委和省政府。省长表示,对于这起交通肇事案要"依法严肃处理"。

  同时,成立了由省教育厅、公安厅以及市政府等部门工作人员成立的专门工作组,进入大学协助处理此事,并向社会保证将及时公布该事件处理的进展。


  事件发生当晚,市公安局就召开了新闻发布会,针对网上的传言,一一做了说明。市公安局副局长表示,将坚持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原则,这起案件无论涉及到谁,都将依法严肃惩处,并表示本案所有的调查结果都会及时向媒体和公众公布。

  作为本案的“主角”之一,李刚也出现在电视镜头面前,向广大网民及受害者家人深深鞠躬,并失声痛哭。公开向受害人及家属表示诚恳道歉,忏悔自己没管教好儿子。

  李刚称因为平日里自己工作繁忙,疏忽了对儿子的教育,这才酿成了这场大祸。当被问及如何看待儿子犯下大错,李刚则回答:依法处理,绝不袒护。

  李刚道歉的第二天,死者陈某的哥哥在接受采访时称:李刚的道歉只是作秀,没有实质作用,这种道歉他们不能接受。据他透露,自己的母亲受此刺激,已突发高血压和心脏病住进了医院,他希望妹妹能得到应有的赔偿。

  12月20日,陈某的父亲告诉记者,他们已经拿到了46万元赔偿,并和李家签订了《刑事谅解书》。一个月后,李启铭被法院以交通肇事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


  到了这个时候,李启铭也后悔了。他痛哭流涕地说:"我给他们带来了很大的痛苦,我真的非常自责,对被害者家属致以万分的歉意。"

  我们不知道李启铭的道歉是不是出自真心,但有精通心理学的网友说,李启铭在接受采访时始终低头,始终不敢眼看着摄像机,从心理学的角度来说,一个撒谎的人知道自己的眼睛可能随时出卖自己,所以通常会尽量选择不直视镜头。

  而且李启铭在道歉时,声调很高,是因为他要迫不及待把自己的谎言说出来,他的潜意识会显得不自在,必须通过身体上的一些动作来排解。所以李启铭的自责,被网友认为并不真诚。

  李启铭入狱后,李刚也辞职了。至于去了哪里,他没有告诉任何人。


  入狱6年,李刚从来没联系过儿子,也没有看过儿子,没有给儿子的监狱账户里打一分钱。他仿佛凭空消失了。

  2016年1月28日,河北省望都县人民法院依据唐山监狱于2015年5月21日提出的减刑建议书,认为李启铭在服刑期间认罪悔罪,认真遵守法律法规及监规,接受教育改造,确有悔改表现。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七十八条、第七十九条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六十二条第二款之规定,裁定减去李启铭尚未执行的刑期,予以提前释放。

  李启铭出狱的时候。早已等候在监狱门外的记者,向刚出狱的李启铭询问今后的打算,李启铭低着头说:“我现在只想一家人能够团圆,好好过日子。”


  没有了父亲的庇护,李启铭接下来的路并不好走。虽然他曾经是个“名人”,但这种人人痛恨地“出名方式”,却让所有人都对他退避三舍。出狱这几年,他找了许多工作,但都干不长。许多单位一听到他的名字,都会毫不犹豫地将他拒之门外。

  如今的李启铭出狱后,干过洗车工,干过推销员,现在在一家家装公司工作,专门给人家新房墙面“刮大白”。

  刮大白是建筑室内墙面装饰的一种,就是在水泥毛糙面上,用建筑用的大白粉、滑石粉和纤维素的混合物将墙面、顶棚填补耗砂眼度刮平刷白。


  据说现在的李启铭,已经熟练地掌握了“刮大白”的所有步骤,不管是基层处理、石膏找平,还是石膏板粘贴绷带、打磨,或者是刷乳胶漆,都干得得心应手。

  “刮大白”属于力气活,施工环境也不是很好,有一定的污染。装修过的人都知道,一个漆工一天干下来,身上的衣服全是斑点,头发上都是腻子。但现在的李启铭,几年牢坐下来,改变了许多,懂得了用自己的双手去挣钱养活自己,这几年牢算是没有白坐。

  据相关新闻媒体采访,出狱一年后,李启明终于联系上了父亲,并向父亲表达了自己的忏悔。至于李刚有没有接受儿子的忏悔,我们不得而知。不管怎么说,父子的血缘都不会因为儿子的犯罪而消失,只要李启铭真的改了,假以时日,李刚应该还会接纳这个儿子吧。


  也有人说,李刚曾偷偷回到保定,远远地看过李启铭几眼。我愿意相信这是真的,也能想像出今天的李刚,看到儿子的转变后,应该感到了欣慰吧!

  不过也有很多人认为,失去父亲的依靠,对李启铭来说也不失为一好事,逼着他只能靠着自己的双手打拼,可能会洗掉他身上的那些纨绔子弟的作风,踏踏实实的重新做人。

  可以肯定的是,李刚之前对儿子的管教是不够的。“子不教,父之过”,有李启铭这样的儿子,人们普遍很难相信这个家庭会是一个事事遵纪守法、德行棋善的家庭。


  父母的溺爱,只会一步一步将孩子变成一个以自我为中心、没有同情心,骄横跋扈的人,最终不仅自食恶果,还会危害社会,连累家人。

  虽然李启铭是咎由自取,是活该的;但我们是不是都要从他身上,领悟到一些教育孩子的正确方式?

  教育家马卡连柯说过:“为了孩子牺牲一切,是父母送给孩子最可怕的礼物。”这句话,值得所有有孩子的家长同勉。



文章分类: 励志篇
分享到:
会员登录
登录
其他帐号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