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亚美电传媒网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南极也出现聚集性疫情!中国科考队早已禁止串门

 二维码 1

南极再次出现新冠疫情!据英国媒体1月1日报道,比利时南极“伊丽莎白公主极地站”出现聚集性疫情,25名工作人员中的16人确诊感染新冠病毒。

1月3日,极目新闻记者联系上正身处南极的中国第38次南极科考队队员得知,中国科考队一直遵循严格的防疫措施,在此之前就已禁止去其他国家站点“串门”,队员们目前一切正常。

伊丽莎白公主站为封闭式建筑(来源:国际极地基金会)

中国科考队员很淡定

中国目前在南极执行任务的科考队员中,有三名武汉大学师生,分别是:驻扎中山站的武汉大学中国南极测绘研究中心教师张汝诚;驻扎长城站的生命科学学院教师彭方,中国南极测绘研究中心硕士生陈帅均。

“前两天听说了比利时站出现疫情的新闻,不过我们并没有过多担心。”张汝诚介绍,中国的科考站距离位于东南极的“伊丽莎白公主极地站”都很远,中山站直线距离有1900多公里,长城站更远,超过3400公里。而且,从疫情开始全球蔓延后,中国科考队就规定在南极不与外国站点接触。

“中山站附近有俄罗斯进步站,前些年经常互相串门,这次我来了后还没靠近过。”张汝诚说,队员都不能超出指定区域活动,主要从事海平面变化监测方面研究的他,平时去户外科考时,在广袤的南极冰雪世界也几乎不会“偶遇”外国科考队员。

“长城站附近有智利、乌拉圭、韩国站,都没有互相串门,互通的路也临时封闭了,并用英语写了标牌。”在长城站的陈帅均补充道,不仅如此,中国自己的几个科考站也规定互不串门。长城站要求队员出门散步向南不过老油罐,向北不过玉泉河,就在方圆1公里范围内活动。陈帅均说:“我们对疫情早就有防范,措施很到位,并不会担心。”

专家提醒疫情有空中扩散风险

据比利时媒体报道,伊丽莎白公主站首名感染者去年12月14日确诊,他随同一个工作组在那之前7天抵达南极。不过,这个工作组和其他感染者被隔离后,伊丽莎白公主站仍报告更多感染病例。该站是一个隔热效果特别好的封闭式建筑,为新冠病毒的传播提供了有利的环境。目前,该站三分之二的人感染了病毒,但感染者尚未有严重症状。

那么,这次比利时科考站的疫情影响会有多大?武汉大学中国南极测绘研究中心教授、博士生导师艾松涛认为,需要引起各国高度重视。艾松涛团队研发的“双龙探极”平台显示,有两架巴斯勒飞机于2021年11月10,12月14、12月23日到访了比利时伊丽莎白公主站,随后又陆续抵达了多个南极站点。

两架接触伊丽莎白公主站的飞机航迹(来源:双龙探极)

“这两架飞机到过的站点,一定要高度警惕,防止疫情进一步扩散。”艾松涛介绍,比利时方面认为,伊丽莎白公主站队员此前均已接种新冠疫苗,此次感染事件很可能是奥密克戎变异株引发,它比德尔塔传染性更高。

据了解,2020年12月,南极洲首次发现新冠病毒——智利一处军事基地发现了至少36例确诊病例,南极成为最后一个“失守”的大洲。如果此次比利时伊丽莎白公主站的疫情被证实由奥密克戎变异株引发,那也意味着,奥密克戎已在全球各大洲出现。

比利时南极科考站暴发新冠疫情 三分之二的工作人员被感染

据法国《晚报》报道,比利时位于南极的伊丽莎白公主站暴发疫情,25名工作人员中有三分之二感染了新冠肺炎病毒,该极地站现在实施了更严格的措施来管控疫情。

2009年南极的伊丽莎白公主极地站。 图源:法新社

比利时南极伊丽莎白公主站是世界上第一个零排放极地研究站,于2009年投入使用,暴发此次疫情后已禁止外人进入。

据悉,该极地站的第一名感染人员是在12月14日,从南非回到该站时,被检测出感染新冠肺炎病毒的。当时从南非回来的小组中一共有3人,当第一名感染人员被确诊以后,另外两名成员的核酸检测也呈阳性。3人都于12月23日被隔离,但这并没有阻挡病毒传播的脚步,极地站更多的工作人员相继确诊。

据BBC,自12月14日以来,伊丽莎白公主极地站的25名工作人员中至少有16人感染了病毒。不过因为在极地站工作的所有成员都接种了两剂疫苗,所以感染病毒的人都没有出现严重症状。

国际极地基金会的项目经理约瑟夫·奇克说:“虽然必须隔离感染病毒的某些工作人员很不方便,但这并没有显着影响我们在科研站的整体工作。该站的所有工作人员本可以乘坐1月12日的预定航班离开。但是,他们都表示希望留下来继续工作。”

此外,这不是南极洲的研究站第一次暴发疫情。去年,智利位于南极的研究基地报告了36例新冠病毒检测结果呈阳性病例。

据加拿大媒体《国家邮报》报道,南极作为世界上最偏远的地方之一,却还是没有办法逃脱病毒的侵袭,正是印证了“覆巢之下,焉有完卵”这句话。


文章分类: 新闻动态
分享到:
会员登录
登录
其他帐号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