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亚美电传媒网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美军幸存者:北极熊团没冬装 抢牺牲志愿军棉衣

 二维码 1

长津湖战役中,志愿军第九兵团遭遇了罕见的严寒天气,因冻伤造成了巨大减员。作为敌手的美第十军,面对同样的严寒又是什么样的情况呢?

事实上,在长津湖的美军也因冻伤损失惨重,其中被歼灭的“北极熊团”尤其悲惨。我们从美军一些幸存者的回忆中,可以看到不少历史细节。

“北极熊团”竟没发防寒大衣

几乎所有历史相关记录都承认,在长津湖战役期间,美军第7步兵师的人员和物资补充是最差的。作为日本占领军,美7师的人员严重缺编,补充人员需要万里迢迢从本土飞过来。而且第7步兵师部署到朝鲜东北部的行动也很仓促,美十军根本没有认真准备冬季防寒被服的发放。

结果,第31团级战斗队(麦克莱恩特遣队)向鸭绿江方向北进时,整个部队穿的还是普通野战冲锋衣(即秋季夹克风衣),内衬十分单薄。相比之下,陆战一师冬装准备充足,一律是长款的皮草内衬的连帽大衣。我们从一些历史照片,也能清晰识别出美七师和陆战一师的防寒服装差距(如图)。

甚至于,兵员素质最差的美军第3步兵师都比“北极熊团”强。据第31团3营营长雷利中校回忆,在咸兴看到的美3师穿着足够的防寒服装时,美31团士兵都非常“嫉妒”。

可见,美军第31团虽然号称“北极熊团”,但防寒装备却是长津湖一带的美军里最差的。不仅如此,美7师的几支队伍(17团、31团、32团等部)却被当作向鸭绿江北进的急先锋,第31团一度两天两夜没睡觉,而且中间只吃了两顿饭。

“北极熊团”官兵都穿了什么?

从美军官兵的一些装备细节,我们就能看出麦克阿瑟所谓“圣诞节回家”行动是多么盲目和仓促。詹姆斯·迪尔的《鸭绿江的冬天》(WINTER OF THE YALU)对此有详细描述。

詹姆斯·迪尔当时是美7师第31野战炮兵营(155毫米)B连的一名上尉军官(后来以上校军衔退役),虽然不属于麦克莱恩特遣队,但防寒装备方面却是大同小异。

据詹姆斯·迪尔介绍,11月21日,他们得知了该师第17步兵团抵达了鸭绿江边,第二天(22日)该营才收到一些急需的防寒装备,但远远不足,特别是仍然没有任何长款防寒大衣。不过,他们获得了一种相当重要的“北极防寒靴”来替换原先的战斗靴。这种防寒靴的鞋底是橡胶和防水的,可拆卸的毛毡内底能吸收水分——这个设计对于防止足部冻伤相当关键。

詹姆斯·迪尔上尉详细描述了自己当时的穿着,并强调“在所有人中很有代表性”(My clothing was fairly typical of what everyone wore):“我在钢盔下戴着便帽,一直扣到夹克的肩环。大家都戴着这些便帽,而不是用毛巾裹住耳朵。我们还没有得到皮帽……我有一条鲜红的炮兵丝巾,把它缠在脖子上以防摩擦。从里到外,我穿了一件T恤和一个长内裤,更多的是为了清洁而不是保暖,因为它们容易清洗……在釜山发放的一套羊毛长裤;毛制的标准衬衫和裤子;两件工作夹克和两条工作裤;最后我穿上了我的野战夹克,没有衬里,只能算是一件很好的风衣。我也一直穿着两双袜子。除了一些备用的袜子、内衣和两条手帕外,这就是我的‘衣柜’全部内容了。”

他还介绍到:“……我们最缺的是手套。除了皮革工作手套外,没有人有任何东西可以御寒。无论是榴弹炮、弹药还是卡车,任何时候都不可能在没有手套的情况下徒手触摸金属。我有一双从西尔堡带来的皮制礼服手套……最严重的问题是指甲与皮肤的结合处,这里的肉裂成深深的皱纹,几乎不停地流血。我设法保持了冻疮干净,但许多人发展成严重感染。在寒冷中,我们的嘴唇开裂流血。当我离开美国时,有先见之明把唇膏放在口袋里,所以得到了一些保护。炮兵助手设法弄到了某种药膏,他们把药膏抹在了嘴上。这是一种白色的浆糊,使每个人看起来都像是吟游诗人表演中的角色。有几个人有某种毛衣,但我没有。幸运的是,我们确实有冬天的睡袋,没有它们,我们不可能成功……”

客观来讲,虽然美军第七步兵师的防寒装备很差劲(没有冬季大衣和毛衣),但很多地方也比志愿军强得多,比如防寒靴。特别是美军每个士兵都有冬季睡袋,陆战一师还配有保暖帐篷,在夜晚睡觉时要好得多。新兴里战斗中,不少“北极熊团”士兵夜晚都睡在散兵坑中的睡袋里,在睡梦中被志愿军击毙,由此也可以看出美军装备的先进。

相比之下,参加新兴里战斗的志愿军第27军战士虽然基本都有东北军区发的棉衣(第九兵团最早入朝的20军较缺好棉衣),但是夜间宿营却是大问题。此外,志愿军严重缺乏手套和棉鞋(分发不及时),是造成大量冻伤的主要原因。

尽管如此,有些美军官兵在长津湖零下30-40度的酷寒折磨下,竟然盯上了牺牲志愿军战士的棉衣。

中尉排长抢夺牺牲志愿军棉衣

詹姆斯·莫特鲁德中尉,美军第32团第1营C连排长,隶属于第31团级战斗队。他作为下级军官,就带头干了抢夺牺牲志愿军棉大衣的事。

据詹姆斯·莫特鲁德后来自述,在内洞峙战斗中,他的步兵排被要求发起反击,重新占领外围阵地。结果,这些美军士兵只好丢弃了宝贵的睡袋,直到仓促撤到新兴里时,也没人帮他们拿着。因此,这些美军在后几天的夜晚极为痛苦。

在11月29日从内洞峙突围到新兴里后,莫特鲁德中尉给部下发指示,要求对志愿军的遗体进行搜查,寻找能用的物资。这些美军收集了不少中式手榴弹,莫特鲁德中尉本人则发现一具“异常高大”的志愿军遗体,将对方穿着的棉外衣扒了下来。莫特鲁德中尉声称,这件志愿军棉衣“非常舒适”,虽然不如美军的皮大衣时尚。

后来,穿着志愿军棉衣的莫特鲁德中尉,在新兴里带队巡逻时,还吓到了一名卡车司机。后者误以为志愿军又渗透了进来,吓得大喊大叫,拿枪指着莫特鲁德中尉,而且拒绝后者的解释。直到其他士兵将其拦下,才避免了一场误击的发生。

12月2日凌晨“北极熊团”崩溃后,头部被子弹擦伤的莫特鲁德中尉,通过长津湖的冰面逃到了陆战一师在下碣隅里的营地。穿着志愿军棉衣的莫特鲁德中尉进入营地后,被陆战队员们集体围观了好久。由于担心再次被误认,他被迫脱下了这件大衣。

从这些历史回忆里,我们也许能更多发掘出传统史料忽略的一些细节。


分享到:
会员登录
登录
其他帐号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