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亚美电传媒网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嫂子用身体安抚暴躁小叔子 最终酿成大祸

 二维码 11

事发贵州省贵阳市,时年44岁男子张某,与他的堂嫂小雅(化名)有不正当男女关系多年,后来小雅不愿继续和张某保持这种关系,张某认为自己在感情上、经济上都被骗,所以决定再和小雅发生一次男女关系,之后再把小雅杀死......2021年12月27日,贵州省贵阳市人民检察院,依法公开了这起案件的起诉书,公开了这起案件发生的全过程。

男子张某,汉族,出生于贵州省开阳县,初中文化,户籍地贵州省开阳县。张某住在贵州省开阳县冯三镇某某村,小雅是他的堂嫂,二人保持不正当男女关系多年。5月初,因为小雅不愿继续和张某保持这种关系,张某认为自己在感情上、经济上都被骗,便决心杀死小雅后自杀。小雅还曾到派出所报过警,说她被张某强行侵犯。

嫂子用身体安抚暴躁小叔子 最终酿成大祸

案发前不久,张某在街上购买了一把卡子刀、一瓶300毫升的敌敌畏,在案发前一周,卖掉了自家所有的牲口、饲料及生产工具,将所得钱款交给了他的妻子。5月19日,张某来到小雅家中,再次因为经济纠纷与小雅发生争吵,张某当着众多寨邻扬言说,若三天后小雅不给他一个说法,就必定杀了小雅。

5月23日上午十点左右,张某携带事先购买的300毫升敌敌畏和卡子刀等作案工具,跟随小雅进入她家老屋。进屋后,张某为完成他的杀人计划,用木棒将房屋前门抵死。其间小雅曾安慰张某不要冲动,并与张某发生男女关系。

发生男女关系后,张某为下决心杀死小雅,当着小雅的面喝下他带的敌敌畏,准备之后使用卡子刀杀死小雅,但在服毒之后,已无力用刀杀死小雅。看见张某服毒,小雅也自行服下自家敌敌畏后身亡。在此过程中,张某将小雅的手机卡和电池拆卸后扔到床尾。

案发当天中午12点左右,小雅的婆婆、妯娌等人在寻找小雅时,发现老屋前门异常锁闭,一行人强行入屋后,在老屋卧室的木床上发现小雅的尸体,随即报警。公安机关在当天中午1点左右赶到现场,发现小雅与张某二人都衣冠不整躺在木床上,小雅已经死亡,张某四肢抽搐、口吐白沫,但生命体征明显。

公安机关在案发现场提取到300毫升敌敌畏空瓶一个、80毫升敌敌畏空瓶一个,在床壁、床沿上提取到张某的呕吐物两滩,在卧室木床的床尾处提取到小雅已被拆散的手机,同时提取到散落的手机后盖、电池、手机卡,在张某外套中提取到卡子刀一把。急救人员将张某送医抢救,张某在住院六天后治愈出院。

经鉴定,小雅符合三氟氯氰菊酯中毒致中枢神经系统严重损害,最终导致呼吸、循环功能衰竭而死亡。

嫂子用身体安抚暴躁小叔子 最终酿成大祸

小雅的家人以张某的犯罪行为导致小雅死亡为由,要求张某赔偿经济损失共计人民币98万元。

张某的辩护律师认为,此案事出有因,张某主观犯罪故意显著轻微。张某认罪悔罪态度较好。张某是初犯、偶犯。张某的行为属于犯罪停止形态的犯罪预备,被害人小雅的死亡结果与张某的行为无直接因果关系,请求法院对张某从轻处罚。

小雅的丈夫说道,小雅是他老婆,也就是张某的堂嫂,但是张某跟他老婆小雅一直都有奸情。后来他发现张某和小雅两个人闹了一些矛盾,他也不好说,因为这个事情,他跟小雅吵了好多次,他还为此砸过小雅的手机,但是他也没有办法。小雅身体不好,有时候会去开阳、遵义治病,其余大部分时间都在家。

在小雅农药中毒的两天前,他刚去花梨某某村看桃子,听说出事了他才回来的。小雅当时是死在他家老屋里面的卧室房间床上,他家在老屋的前面新建了两层的平房,家人搬到新房后,老屋就废弃了。老屋一般就是用来堆放一些杂物、包谷、还有一台打包谷面的粉碎机,因为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所以从来不关门,有什么需要用的他们随手去拿就行了。

嫂子用身体安抚暴躁小叔子 最终酿成大祸

老屋两边有牛圈和猪圈,养着牛和猪。他家现在是用百草枯农药除草,家里还有一小瓶敌敌畏,应该是去年小雅买回来给大头菜除虫的。他家的农药一般都是小雅在放,现在家里的百草枯已经用完了,还有一瓶一年前买的小瓶敌敌畏,是放在他家老屋旁边的老灶房的角落,用一个烂温瓶盖着的。

小雅农药中毒死的前一天,小雅带着三岁的小孙女和儿媳妇到某某街上赶场,下午4点多钟,他路过夏家卖农药的摊子,想买一些打花生的农药回去,但是他又怕小雅已经买了去了,于是他就打电话给小雅问她有没有买打花生的药,小雅说买了,于是他就回家了,小雅具体买的什么农药他不知道。

张某说道,他和小雅是5月23日早上10点左右,在开阳县冯三镇某某村的小雅家老屋房间里面服的毒。他和小雅是叔嫂关系,小雅是他堂哥的妻子,他们两家住在一个寨子里,离得很近。大约在6年前的时候,由于他经常和小雅开玩笑,时间长了,他和小雅之间就相互有了好感,于是就有了不正当的男女关系。

5年前的时候,他妻子知道了他和小雅的事情,经常和他吵架,于是他们寨子上的人也慢慢知道了他和小雅之间的关系,但大家也不好说什么,小雅的丈夫也没说什么,所以他就一直和小雅保持着这种关系。他经常拿钱给小雅用,包括小雅平时打麻将、生病都是他拿钱给小雅。

两年前他妻子到浙江打工,他就经常和小雅在一起。2月份左右,小雅又生病了,他跟朋友借了几千元钱给小雅,让小雅到开阳县周光正医院去治病,小雅住院期间,他还到医院去护理。小雅跟他说,等她的病医好后,她就和她丈夫离婚,然后让他和她一起到外省去打工。

他跟小雅说,他妻子生病了要回来治病,他不可能把他妻子一个人丢在家里不管,即使要出去打工,也要等他妻子回来把病治好,他们三个一起出去打工,小雅当时也答应了。他妻子回家后,发现家里没钱了,得知他是把钱给小雅后,与他发生了争吵,并要他去找小雅把钱要回来。

无奈之下,他只好和他妻子去找小雅,小雅说她没有得他多少钱,但不管是多少钱,小雅以后都要和他一起生活,小雅和他在一起后,小雅慢慢的挣钱来还给他。他和他妻子回家后过了大约一个星期,小雅打电话给他,说要和他分开,他说分开可以,但必须把他拿给她的钱全部还给他,小雅说她还不起,他说小雅要是不还钱,就不要回家来让他遇见她,他遇见小雅就要问小雅要钱。

后来小雅说她只得了他1700元,他想到这几年起码拿了几万元钱给小雅用,但小雅只承认得了他的1700元,他很生气,他跟小雅说,让小雅不要把他逼急了,把他逼急了他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小雅让他不要吓唬她。

他想到小雅要跟他分手,又不还他的钱,现在还闹得两家人都不得安宁,他没有脸面再去面对他的家人,于是他有了要把小雅杀死后再自杀的想法。过了两天,他和小雅又因此吵架,小雅丈夫还打电话让村委会的人来调解,但小雅后来也不打电话给他说欠他的钱到底怎么办,他又打不通小雅的电话,所以他更加生气,更想把小雅杀死然后再自杀。

5月中旬的一个赶集天,因为他已经想好了要杀死小雅再自杀,所以他就在街边的摊上买了一把古铜色的卡子刀,然后他又去某某粮站旁边的农资店,买了一瓶一斤左右装的敌敌畏。由于那两天小雅家有其他人在,他没有机会去小雅家杀小雅,所以他把卡子刀和敌敌畏,藏在他家烤火间的沙发下面,准备等到有机会的时候,就去把小雅杀了,然后再喝敌敌畏自杀。

5月23日早上8点左右,他骑摩托车送他妻子去输液后,就独自骑摩托车回家了。他到家时是早上9点左右,他先在烤火间的沙发上躺了几分钟,想到他和小雅的事情,觉得很生气,于是就到院坝里走一下,他刚走到院坝里,就听见小雅在她家新房子的坎子上喊他,他没有理小雅,于是小雅就朝她家老屋方向走了。

他想到小雅家老屋没有住人,他可以趁这个机会,去老屋里把小雅杀死,然后他再喝敌敌畏自杀。有了这个打算后,他就返回他家烤火间,把他藏在沙发下面的卡子刀和敌敌畏,拿出来揣在衣兜里。他想到敌敌畏不好喝,怕自己喝不下去,于是他就拿了一个矿泉水瓶子,装了大半瓶白酒,准备在杀死小雅后,他先喝一点白酒,再喝敌敌畏。

揣好这些东西后,他便跟着小雅往她家老屋的房间里面走,走进老屋的外间后,他想把门关上,但是关不上,他看见那道门背后有几根木棍,于是他就找了一根一米多长的木棍把门抵住。进入曾家老房子,他明确告诉小雅,他要杀死小雅。

当他从口袋里拿出敌敌畏和白酒的时候,小雅应该就知道他是去杀她的了,小雅还劝他不要冲动,让他有事慢慢说,他让小雅不要再骗他了。这时小雅把他推坐在床上,然后小雅脱了鞋爬到床上躺下,一边脱裤子一边问他想不想她,他心想小雅肯定又想用这种方法骗他,让他心软。

但是他一想到小雅欺骗他的感情和钱,把他骗的那么惨,他一定要杀死小雅,和小雅同归于尽,所以决定再和小雅发生一次男女关系,之后再把小雅杀死。他和小雅发生男女关系时,小雅用她的手在他的衣服和裤子荷包里摸,他猜小雅肯定是想把他衣服荷包里面的刀拿走,他打开小雅的手,对小雅说不管怎么样都要死。

他和小雅发生男女关系的时候,摸到小雅的裤子口袋里有手机,他怕小雅打电话,于是把小雅的手机拿出来,把手机后盖打开拔出电池,拔掉手机卡,丢到床尾。在发生男女关系后,他喝了一口酒后,又喝了几大口敌敌畏,当他准备拿出卡子刀杀小雅时,可能是他喝的敌敌畏多了,他感觉反胃,就躺在床上吐了两次。

吐了之后他还是想拿卡子刀杀小雅,但是感觉自己浑身无力,没有一点力气,他的视线都有些模糊了。这时他隐隐约约看见小雅手里,拿了一个有点像敌敌畏的瓶子在喝,后来又隐隐约约听见外面有人在说话,之后他就没有意识了,等他醒来时,他就已经躺在医院了。

他和小雅在一起以后,约定过谁要是背叛了谁,就同归于尽。他也跟小雅讲过,他要先杀了小雅,再自杀。他没有强迫小雅喝敌敌畏,是小雅自己喝的。他自始自终都是想用卡子刀先把小雅杀死,然后自己再喝敌敌畏自杀。

他觉得小雅并不想死,因为他开始说要和小雅同归于尽的时候,小雅就跟他说不行,后来小雅又以和他发生男女关系的方式让他心软,还想办法拿走他放在荷包里面的刀,但小雅都没有得逞。以前他和小雅吵架,只要他发脾气了,小雅就和他发生一次男女关系,之后他就不再发脾气了。

所以小雅当时有可能是想以发生男女关系的方式,把他哄好。他对小雅的感情是真诚的,相处时间长了感情也非常好,但到后来小雅对他说变就变,伤了他的心,又骗了他那么多钱,把他当成傻子,他很生气,产生了一定要杀死小雅的想法。

法院审理此案认为,张某为非法剥夺他人生命,准备工具、伺机行凶,并制造环境、排除妨碍,最终导致被害人小雅死亡的结果,他的行为已构成故意杀人罪。此案是由于张某与小雅之间的不正当男女关系引发,张某归案后如实供述了自己为杀死小雅,准备工具、伺机行凶、制造环境、排除妨碍的犯罪事实,法院可酌情对他予以从轻处罚。因为张某的犯罪行为,造成了小雅家人相应的经济损失,依法应予以赔偿。

贵州省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张某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赔偿小雅家人各项经济损失共计人民币5万元。


文章分类: 励志篇
分享到:
会员登录
登录
其他帐号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