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亚美电传媒网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矛盾激化!俄罗斯突然“断供”天然气,欧洲如何熬过严冬?

 二维码 1

随着冬日的气温逐步下跌,欧洲人最不愿见到的一幕还是发生了:当地时间21日,俄罗斯向欧洲输送天然气的主要管道之一“亚马尔-欧洲”天然气供应量降至零。

这一消息也得到了德国天然气传输系统运营商Gascade的确认。Gascade21日称,当天通过“亚马尔-欧洲”管道至德国的天然气输送量已为零,意味着来自德国东面方向的输气完全陷入停滞。

本周欧洲多地的气温已步入冰点。俄罗斯“断供”欧洲天然气,又进一步助推了欧洲的天然气价格。21日,欧洲天然气价格自10月初以来首次超过每千立方米1800美元。同时,截至第一财经发稿时,有欧洲天然气价格“风向标”之称的TTF基准荷兰天然气期货欧市已攀升至180.34欧元/兆瓦时,早已突破今年10月5日时的峰值(116.02欧元/兆瓦时),且依旧保持上涨势头。

对于“断供”,俄罗斯政府发言人佩斯科夫回应道:“这并不是政治行为,且与目前被叫停审核的俄欧另一条天然气管道‘ 北溪2号’项目无关。”

优先确保俄境内供给

佩斯科夫21日当天进一步解释道,俄罗斯方面此次将管道的供气量降至零,完全是商业行为,“具体理由可以询问俄罗斯天然气股份有限公司”。

俄罗斯是欧洲天然气最大的供应国,境内有多条通往欧洲的天然气管道。作为管道的运营方,每年俄罗斯天然股份有限公司(Gazprom,下称“俄气”)会根据俄罗斯国内的需求等诸多因素,综合考量供给量。

10月中旬,当欧洲天然气价格上一波高峰时,俄气就表示,今冬将优先确保俄罗斯国内的天然气供给。本周,受西伯利亚方向一股强冷空气的影响,俄罗斯多地气温急剧跳水。22日的天气预报显示,莫斯科当地的最低气温为零下20摄氏度,最高也仅为零下16摄氏度。

莫斯科金融机构BCS的油气资源高级分析师史密斯(Ronald Smith)也认同俄气的观点,称次“断供”更多是俄气出于优先保障国内供给、安然度过此轮寒潮的考虑。

其实,此次“断供”并非一蹴而就。Gascade表示,自上周六开始就发现管道的输气量仅为往常的6%,上周日又调降至正常输送量的5%。

Gascade的监测数据显示,位于德国与波兰边境的Mallnow计量点的流量从上周五的平均1000万千瓦时/小时在刚刚过去的周末下降到121.74万千瓦时/小时,直至本周二完全停供。

在一众俄罗斯往欧洲输气的天然气管道中,虽然此次暂停供气的“亚马尔-欧洲”管道受关注的程度不如“北溪2号”,但却承担了欧洲从俄罗斯所获天然气近20%的输气量。

“亚马尔-欧洲”天然气管道从俄罗斯境内、处于北极圈的亚马尔地区始发,全长4107公里,通过白俄罗斯进入欧洲的波兰和德国。这一天然气管道于1994年完工。管道位于白俄罗斯境内的长度约为575公里。2006年,该管道首次达到329亿立方米的天然气运输设计容量。

欧洲怎么办?

对于在严冬之际,突然遭遇天然气断供,欧洲方面“恼羞成怒”,指责俄罗斯以此为要挟,要求放行此前被搁置的“北溪2号”项目。乌克兰也加入欧洲阵营,一同指责俄罗斯在逐渐减少途径乌克兰管道的天然气供给,认为俄借此“敲诈”欧洲,尽快审核通过“北溪2号”项目。对此,俄罗斯方面也一再否认两条管道之际存在联系,俄气也强调自己完全履行合约规定的义务。

对于欧洲而言,“北溪2号”管道的优势在于它绕过了东欧,通过波罗的海直接向德国输送天然气。这条路线仅从里程上来说,较之于途径乌克兰的输气管道,能节省近2000公里。一旦全线通气,俄罗斯每年可向欧盟额外提供550亿立方米的天然气。这对于当前天然气供给吃紧的欧洲来说,无疑是一大利好。而原本计划年底前通气的“北溪2号”在最后时刻卡在了德国监管机构的审核环节。目前,德国新政府并未就正式暂停该管道的运作给出明确表态。

就在俄罗斯“断供”欧洲天然气的前一周,德国新政府驱逐了2名俄罗斯外交官。而即便在2018年西方与俄罗斯大打“外交战”时,时任德国默克尔政府也并未驱逐俄罗斯的外交官。

12月20日,俄外交部宣布两名德国外交官为“不受欢迎的人”,以示对德国驱逐两名俄罗斯驻柏林大使馆工作人员的回应。

俄媒认为,在天气变冷、风力减弱、法德等国宣布逐步关闭核电产能之际,欧洲无中生有的指责将进一步助推本已昂贵的天然气价格,欧洲能源危机将注定进一步恶化。

举报/反馈


文章分类: 突发事件
分享到:
会员登录
登录
其他帐号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